德甲联赛射手榜 德甲揭幕战多特蒙德 09德甲联赛冠军 2017至2018德甲射手榜 2010德甲冬季转会一览 德甲美因茨队赛程 德甲联赛直击 德甲联赛录像是黄 德甲积分反超 德甲球场大小 德甲士牌子怎么样 08-09德甲赛程 德甲拜仁首发人员 实况2009德甲替换荷甲 2018德甲夏季转会

您好,歡迎進入廣東順發起重設備有限公司官網!

搜索

“中國制造”如何變成“中國智造”

發表時間: 2019-03-07 14:41:45

關注: 1227

近日,在“2018中國智造業年會”上,“中國制造”怎樣才能變成“中國智造”成為熱議的話題。

 

  中國制造業增加值率還比較低

  會上發布的《中國獨角獸新經濟城市競爭力報告》顯示,“獨角獸”往往誕生于技術密集、知識密集、跨學科多領域深度融合的前沿科技領域,對于城市人才、科技、金融、創新等要求較高,我國80%以上獨角獸企業集中在“北上杭深”等四大綜合創新優勢***的城市。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張文魁看了這本報告卻高興不起來。他說,報告上列出了一兩百家獨角獸企業,制造業企業很少,估值在100億美元以上的更是基本沒有。他說,這幾年估值比較高的,多存在于電子商務、互聯網金融、物流、文化娛樂等領域,但制造業很少。

  張文魁對這個現象很是擔憂。他說,蘋果作為美國目前估值***的上市公司,是一個供應鏈管理、智能化程度都非常高的制造企業。張文魁說,現在講制造業,“制”已經要換成“智”了。中國還稱不上智造業強國。這體現在中國高質量、高附加值的出口產品非常依賴中間品進口,如果中間品進口下滑,我們出口產品的質量就會下降。例如中興通訊在中國屬于高技術出口產品,但美國如果實施芯片禁令,企業的供貨就會受到非常大的影響。

  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突破制造業重點領域關鍵技術實現產業化,2017年11月,***發展改革委印發了《增強制造業核心競爭力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以下簡稱《行動計劃》),部署加快推進制造業智能化、綠色化、服務化,切實增強制造業核心競爭力,推動我國制造業加快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

  《行動計劃》提出將軌道交通裝備、高端船舶和海洋工程裝備、智能機器人、智能汽車、現代農業機械、高端醫療器械和藥品、新材料、制造業智能化、重大技術裝備作為重點領域,組織實施關鍵技術產業化專項。

  張文魁指出,中國制造業已經深入地嵌入全球化體系了。用全球視角觀察的話,中國制造業增加值率在全球處于比較低的水平。一方面,美國、德國、法國、英國、日本甚至荷蘭、瑞士、瑞典這些***工業的增加值率大概在40%上下,而我國相差約10個百分點。另一方面,中國工業增加值率較高的行業一般是壟斷性、資源性的上游行業,例如采掘、煙草等。但電子產品等下游行業工業增加值率就很低。

  在生產率角度看則更加值得關注。張文魁說,中國的制造業生產率僅相當于美國的約40%,日本韓國則達到百分之六十幾。“本世紀第二個十年以來,中國生產率基本上停止追趕,這讓我非常憂心。”

  制造行業或將面臨大洗牌 中國不能掉隊

  張文魁說,我國勞動力生產率、全要素生產率和發達***如果不能逐步縮小,考慮到現在依靠低成本優勢對沖差距的可能越來越小,中國匯率就很難堅挺,就容易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90年代,當時泰國、馬來西亞、印尼這些亞洲***,他們的制造業一度也挺好的,但后來和人家停止縮小差距了,一下子就可以做空泰銖。新興***土耳其(的匯率危機),臺面上看起來是金融大鱷興風作浪,我們分析(是因為)它背后生產率停止增長。”張文魁說。

  找鋼網首席戰略官、***副總裁郎永淳則建議,維護好“中性競爭”的環境。今年鋼鐵行業有去杠桿、環保督查、進一步嚴查稅收和社保等方面的壓力。可能國企會認為自己在環保上投入特別大,而民企會認為自己的資金成本比國企高得多。這就是一個不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

  他還提出了更為具體的建議。由于制造業是資金密集型行業,都存在著增值稅抵扣的問題。目前,在電子稅票上,當一筆交易產生時,電子發票立刻生成,但還需要寄送紙質發票到買方和賣方,實際降低了電子發票的效率。他建議政策在電子發票,尤其是增值稅電子發票直接抵扣方面再做進一步突破,進而使得交易效率得到提升。

  渣打銀行(中國)有限公司的商業銀行部總經理謝雯則建議,制造業企業要有未雨綢繆的風險管理能力。由于制造業常會用一些短期融資來支持長期固定資產投資,這其中會產生錯配,為將來造成一個“敞口”。優化資產負債表、控制杠桿率,能夠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風險。這也是打開國內外資金渠道的“定心丸”。

  “中國制造”變成“中國智造”,我國制造業才能由大變強。張文魁說,中國人在智慧化方面做得很超前,甚至比美國、歐洲、日本都好。但這是個兢兢業業、踏踏實實才能實現的過程。他建議,更好地調動本土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的積極性,并利用財稅政策等通過現有渠道對制造業進行支持,例如補貼要從補建設轉為補運營、補研發,尤其是補在基礎研究上。

  我國已經進行了一些探索。10月9日,***統計局、科技部和財政部聯合發布的《2017年全國科技經費投入統計公報》顯示,2017年我國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投入總量超1.76萬億元,同比增長12.3%,增速較上年提高1.7個百分點;R&D經費投入強度(R&D經費與國民生產總值的比值)達到2.13%,再創歷史新高。按R&D人員(全時工作量)計算的人均經費為43.6萬元,比上年增加3.2萬元,落實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取得了顯著成效。

  張文魁橫向對比國際制造業知名企業,提醒我國制造行業或將迎來“大洗牌”,產業鏈、價值鏈在重構。“通用、西門子等制造業巨頭也在焦慮,主戰場在哪里?主方向在哪里?”他說,隨著智能化的發展,企業的生態和邊界都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在尋找的過程中,我不能掉隊,一掉隊可能就跟不上了。

  郎永淳說,在討論如何提升行業核心競爭力之前,先要判斷接下來做什么、怎么做?

  “鋼鐵行業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之下,整個行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作為第三方的服務平臺也感受到這些變化,這來自于我們的去杠桿,對資金成本減輕了一定壓力。”郎永淳說。

  但他同時提到,因為市場的反應有時是滯后的,決策的風險在當下不能夠完全體現。2008年左右,鋼鐵行業是賺錢的行業,不少企業加入這個行業。但從2012年到2015年,整個行業“接近崩潰”,每一噸鋼價平均在1600元左右。而去年這個時候,每噸鋼價格達到了5200元。

  即便如此,今年7月中鋼協對100家鋼企的統計報告顯示,即便在如今這樣高鋼價長期運行的過程中,還有8家鋼企仍然處于虧損狀態。這主要來源于當年資金成本的壓力。因此,企業如何在決策上更加科學,如何提升流通效率,是制造業避不開的問題。

  郎永淳建議,除了在全要素生產率和勞動力生產率方面下功夫,技術創新也必須再尋求進一步的突破。

  “我們曾經經歷過讓人難以置信的40年的增長,接下來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在新的階段,先讓傳統的產業擁抱數字文明,之后進一步優化供應鏈,并進行數據精準的指導。”郎永淳說。


  中國制造業增加值率還比較低

  會上發布的《中國獨角獸新經濟城市競爭力報告》顯示,“獨角獸”往往誕生于技術密集、知識密集、跨學科多領域深度融合的前沿科技領域,對于城市人才、科技、金融、創新等要求較高,我國80%以上獨角獸企業集中在“北上杭深”等四大綜合創新優勢***的城市。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張文魁看了這本報告卻高興不起來。他說,報告上列出了一兩百家獨角獸企業,制造業企業很少,估值在100億美元以上的更是基本沒有。他說,這幾年估值比較高的,多存在于電子商務、互聯網金融、物流、文化娛樂等領域,但制造業很少。

  張文魁對這個現象很是擔憂。他說,蘋果作為美國目前估值***的上市公司,是一個供應鏈管理、智能化程度都非常高的制造企業。張文魁說,現在講制造業,“制”已經要換成“智”了。中國還稱不上智造業強國。這體現在中國高質量、高附加值的出口產品非常依賴中間品進口,如果中間品進口下滑,我們出口產品的質量就會下降。例如中興通訊在中國屬于高技術出口產品,但美國如果實施芯片禁令,企業的供貨就會受到非常大的影響。

  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突破制造業重點領域關鍵技術實現產業化,2017年11月,***發展改革委印發了《增強制造業核心競爭力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以下簡稱《行動計劃》),部署加快推進制造業智能化、綠色化、服務化,切實增強制造業核心競爭力,推動我國制造業加快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

  《行動計劃》提出將軌道交通裝備、高端船舶和海洋工程裝備、智能機器人、智能汽車、現代農業機械、高端醫療器械和藥品、新材料、制造業智能化、重大技術裝備作為重點領域,組織實施關鍵技術產業化專項。

  張文魁指出,中國制造業已經深入地嵌入全球化體系了。用全球視角觀察的話,中國制造業增加值率在全球處于比較低的水平。一方面,美國、德國、法國、英國、日本甚至荷蘭、瑞士、瑞典這些***工業的增加值率大概在40%上下,而我國相差約10個百分點。另一方面,中國工業增加值率較高的行業一般是壟斷性、資源性的上游行業,例如采掘、煙草等。但電子產品等下游行業工業增加值率就很低。

  在生產率角度看則更加值得關注。張文魁說,中國的制造業生產率僅相當于美國的約40%,日本韓國則達到百分之六十幾。“本世紀第二個十年以來,中國生產率基本上停止追趕,這讓我非常憂心。”

  制造行業或將面臨大洗牌 中國不能掉隊

  張文魁說,我國勞動力生產率、全要素生產率和發達***如果不能逐步縮小,考慮到現在依靠低成本優勢對沖差距的可能越來越小,中國匯率就很難堅挺,就容易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90年代,當時泰國、馬來西亞、印尼這些亞洲***,他們的制造業一度也挺好的,但后來和人家停止縮小差距了,一下子就可以做空泰銖。新興***土耳其(的匯率危機),臺面上看起來是金融大鱷興風作浪,我們分析(是因為)它背后生產率停止增長。”張文魁說。

  找鋼網首席戰略官、***副總裁郎永淳則建議,維護好“中性競爭”的環境。今年鋼鐵行業有去杠桿、環保督查、進一步嚴查稅收和社保等方面的壓力。可能國企會認為自己在環保上投入特別大,而民企會認為自己的資金成本比國企高得多。這就是一個不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

  他還提出了更為具體的建議。由于制造業是資金密集型行業,都存在著增值稅抵扣的問題。目前,在電子稅票上,當一筆交易產生時,電子發票立刻生成,但還需要寄送紙質發票到買方和賣方,實際降低了電子發票的效率。他建議政策在電子發票,尤其是增值稅電子發票直接抵扣方面再做進一步突破,進而使得交易效率得到提升。

  渣打銀行(中國)有限公司的商業銀行部總經理謝雯則建議,制造業企業要有未雨綢繆的風險管理能力。由于制造業常會用一些短期融資來支持長期固定資產投資,這其中會產生錯配,為將來造成一個“敞口”。優化資產負債表、控制杠桿率,能夠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風險。這也是打開國內外資金渠道的“定心丸”。

  “中國制造”變成“中國智造”,我國制造業才能由大變強。張文魁說,中國人在智慧化方面做得很超前,甚至比美國、歐洲、日本都好。但這是個兢兢業業、踏踏實實才能實現的過程。他建議,更好地調動本土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的積極性,并利用財稅政策等通過現有渠道對制造業進行支持,例如補貼要從補建設轉為補運營、補研發,尤其是補在基礎研究上。

  我國已經進行了一些探索。10月9日,***統計局、科技部和財政部聯合發布的《2017年全國科技經費投入統計公報》顯示,2017年我國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投入總量超1.76萬億元,同比增長12.3%,增速較上年提高1.7個百分點;R&D經費投入強度(R&D經費與國民生產總值的比值)達到2.13%,再創歷史新高。按R&D人員(全時工作量)計算的人均經費為43.6萬元,比上年增加3.2萬元,落實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取得了顯著成效。

  張文魁橫向對比國際制造業知名企業,提醒我國制造行業或將迎來“大洗牌”,產業鏈、價值鏈在重構。“通用、西門子等制造業巨頭也在焦慮,主戰場在哪里?主方向在哪里?”他說,隨著智能化的發展,企業的生態和邊界都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在尋找的過程中,我不能掉隊,一掉隊可能就跟不上了。

  郎永淳說,在討論如何提升行業核心競爭力之前,先要判斷接下來做什么、怎么做?

  “鋼鐵行業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之下,整個行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作為第三方的服務平臺也感受到這些變化,這來自于我們的去杠桿,對資金成本減輕了一定壓力。”郎永淳說。

  但他同時提到,因為市場的反應有時是滯后的,決策的風險在當下不能夠完全體現。2008年左右,鋼鐵行業是賺錢的行業,不少企業加入這個行業。但從2012年到2015年,整個行業“接近崩潰”,每一噸鋼價平均在1600元左右。而去年這個時候,每噸鋼價格達到了5200元。

  即便如此,今年7月中鋼協對100家鋼企的統計報告顯示,即便在如今這樣高鋼價長期運行的過程中,還有8家鋼企仍然處于虧損狀態。這主要來源于當年資金成本的壓力。因此,企業如何在決策上更加科學,如何提升流通效率,是制造業避不開的問題。

  郎永淳建議,除了在全要素生產率和勞動力生產率方面下功夫,技術創新也必須再尋求進一步的突破。

  “我們曾經經歷過讓人難以置信的40年的增長,接下來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在新的階段,先讓傳統的產業擁抱數字文明,之后進一步優化供應鏈,并進行數據精準的指導。”郎永淳說。

  中國制造業增加值率還比較低

  會上發布的《中國獨角獸新經濟城市競爭力報告》顯示,“獨角獸”往往誕生于技術密集、知識密集、跨學科多領域深度融合的前沿科技領域,對于城市人才、科技、金融、創新等要求較高,我國80%以上獨角獸企業集中在“北上杭深”等四大綜合創新優勢***的城市。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張文魁看了這本報告卻高興不起來。他說,報告上列出了一兩百家獨角獸企業,制造業企業很少,估值在100億美元以上的更是基本沒有。他說,這幾年估值比較高的,多存在于電子商務、互聯網金融、物流、文化娛樂等領域,但制造業很少。

  張文魁對這個現象很是擔憂。他說,蘋果作為美國目前估值***的上市公司,是一個供應鏈管理、智能化程度都非常高的制造企業。張文魁說,現在講制造業,“制”已經要換成“智”了。中國還稱不上智造業強國。這體現在中國高質量、高附加值的出口產品非常依賴中間品進口,如果中間品進口下滑,我們出口產品的質量就會下降。例如中興通訊在中國屬于高技術出口產品,但美國如果實施芯片禁令,企業的供貨就會受到非常大的影響。

  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突破制造業重點領域關鍵技術實現產業化,2017年11月,***發展改革委印發了《增強制造業核心競爭力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以下簡稱《行動計劃》),部署加快推進制造業智能化、綠色化、服務化,切實增強制造業核心競爭力,推動我國制造業加快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

  《行動計劃》提出將軌道交通裝備、高端船舶和海洋工程裝備、智能機器人、智能汽車、現代農業機械、高端醫療器械和藥品、新材料、制造業智能化、重大技術裝備作為重點領域,組織實施關鍵技術產業化專項。

  張文魁指出,中國制造業已經深入地嵌入全球化體系了。用全球視角觀察的話,中國制造業增加值率在全球處于比較低的水平。一方面,美國、德國、法國、英國、日本甚至荷蘭、瑞士、瑞典這些***工業的增加值率大概在40%上下,而我國相差約10個百分點。另一方面,中國工業增加值率較高的行業一般是壟斷性、資源性的上游行業,例如采掘、煙草等。但電子產品等下游行業工業增加值率就很低。

  在生產率角度看則更加值得關注。張文魁說,中國的制造業生產率僅相當于美國的約40%,日本韓國則達到百分之六十幾。“本世紀第二個十年以來,中國生產率基本上停止追趕,這讓我非常憂心。”

  制造行業或將面臨大洗牌 中國不能掉隊

  張文魁說,我國勞動力生產率、全要素生產率和發達***如果不能逐步縮小,考慮到現在依靠低成本優勢對沖差距的可能越來越小,中國匯率就很難堅挺,就容易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90年代,當時泰國、馬來西亞、印尼這些亞洲***,他們的制造業一度也挺好的,但后來和人家停止縮小差距了,一下子就可以做空泰銖。新興***土耳其(的匯率危機),臺面上看起來是金融大鱷興風作浪,我們分析(是因為)它背后生產率停止增長。”張文魁說。

  找鋼網首席戰略官、***副總裁郎永淳則建議,維護好“中性競爭”的環境。今年鋼鐵行業有去杠桿、環保督查、進一步嚴查稅收和社保等方面的壓力。可能國企會認為自己在環保上投入特別大,而民企會認為自己的資金成本比國企高得多。這就是一個不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

  他還提出了更為具體的建議。由于制造業是資金密集型行業,都存在著增值稅抵扣的問題。目前,在電子稅票上,當一筆交易產生時,電子發票立刻生成,但還需要寄送紙質發票到買方和賣方,實際降低了電子發票的效率。他建議政策在電子發票,尤其是增值稅電子發票直接抵扣方面再做進一步突破,進而使得交易效率得到提升。

  渣打銀行(中國)有限公司的商業銀行部總經理謝雯則建議,制造業企業要有未雨綢繆的風險管理能力。由于制造業常會用一些短期融資來支持長期固定資產投資,這其中會產生錯配,為將來造成一個“敞口”。優化資產負債表、控制杠桿率,能夠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風險。這也是打開國內外資金渠道的“定心丸”。

  “中國制造”變成“中國智造”,我國制造業才能由大變強。張文魁說,中國人在智慧化方面做得很超前,甚至比美國、歐洲、日本都好。但這是個兢兢業業、踏踏實實才能實現的過程。他建議,更好地調動本土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的積極性,并利用財稅政策等通過現有渠道對制造業進行支持,例如補貼要從補建設轉為補運營、補研發,尤其是補在基礎研究上。

  我國已經進行了一些探索。10月9日,***統計局、科技部和財政部聯合發布的《2017年全國科技經費投入統計公報》顯示,2017年我國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投入總量超1.76萬億元,同比增長12.3%,增速較上年提高1.7個百分點;R&D經費投入強度(R&D經費與國民生產總值的比值)達到2.13%,再創歷史新高。按R&D人員(全時工作量)計算的人均經費為43.6萬元,比上年增加3.2萬元,落實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取得了顯著成效。

  張文魁橫向對比國際制造業知名企業,提醒我國制造行業或將迎來“大洗牌”,產業鏈、價值鏈在重構。“通用、西門子等制造業巨頭也在焦慮,主戰場在哪里?主方向在哪里?”他說,隨著智能化的發展,企業的生態和邊界都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在尋找的過程中,我不能掉隊,一掉隊可能就跟不上了。

  郎永淳說,在討論如何提升行業核心競爭力之前,先要判斷接下來做什么、怎么做?

  “鋼鐵行業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之下,整個行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作為第三方的服務平臺也感受到這些變化,這來自于我們的去杠桿,對資金成本減輕了一定壓力。”郎永淳說。

  但他同時提到,因為市場的反應有時是滯后的,決策的風險在當下不能夠完全體現。2008年左右,鋼鐵行業是賺錢的行業,不少企業加入這個行業。但從2012年到2015年,整個行業“接近崩潰”,每一噸鋼價平均在1600元左右。而去年這個時候,每噸鋼價格達到了5200元。

  即便如此,今年7月中鋼協對100家鋼企的統計報告顯示,即便在如今這樣高鋼價長期運行的過程中,還有8家鋼企仍然處于虧損狀態。這主要來源于當年資金成本的壓力。因此,企業如何在決策上更加科學,如何提升流通效率,是制造業避不開的問題。

  郎永淳建議,除了在全要素生產率和勞動力生產率方面下功夫,技術創新也必須再尋求進一步的突破。

  “我們曾經經歷過讓人難以置信的40年的增長,接下來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在新的階段,先讓傳統的產業擁抱數字文明,之后進一步優化供應鏈,并進行數據精準的指導。”郎永淳說。



暫無鏈接

2010-2018 © SFCRANES . All rights reserved. 廣東順發起重設備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粵ICP備09207980號

在線客服
聯系方式
熱線電話
13929139265
上班時間
周一到周六
二維碼
二維碼
在線客服
  • 取消
法尔考是不是德甲球员
德甲联赛射手榜 德甲揭幕战多特蒙德 09德甲联赛冠军 2017至2018德甲射手榜 2010德甲冬季转会一览 德甲美因茨队赛程 德甲联赛直击 德甲联赛录像是黄 德甲积分反超 德甲球场大小 德甲士牌子怎么样 08-09德甲赛程 德甲拜仁首发人员 实况2009德甲替换荷甲 2018德甲夏季转会
11选5玩法及中奖规则 四人麻将单机免费版 天津快乐10分 影响股票涨跌的因素 澳门电玩城手机版官网 双色球红球除八走势图 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456棋牌是真的吗 pk10两期计划